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史编研 > 党史正本
苏鲁交通线(图文)
作者:东海史志网   发布时间:2017-05-11 20:11:05

前言:抗日战争时期,在华中和华北两大抗日根据地之间,有一条秘密的交通要道,这就是苏鲁交通线。该交通线纵跨陇海铁路,穿越东海和海陵两县,不仅是华中和华北根据地之间的必经要道,也是江浙皖根据地通往延安的交通咽喉。为保持八路军与新四军之间的联系,巩固和发展苏北和山东两大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苏鲁交通线建立的背景

19385月,徐州沦陷后,在徐州附近从华中通往华北的秘密交通线被敌人破坏,华中和华北乃至延安的联系只能走海上,因不隐蔽、不安全又出了几次事故,只能放弃。1940年后,山东分局鲁南区党委与华中局淮海区党委研究,决定建立苏鲁交通线,打通华中、华北和党中央的联系。

苏鲁交通线示意图.jpg

建立苏鲁交通线的有利条件

群众基础好

早在1930年,东海县委领导了以郇圩为中心,20多个村庄,500多名农会会员参加的牛山暴动。1932年,党又领导了贯庄、鲁兰暴动,给铁路南北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党在群众中影响很大。1939年,东海重新建党之后,党组织发展很快,路南的郇圩、赵庄、安峰山一带,路北的彭宅、刘湾、竹墩都成了地下党组织的重要活动点。群众对党很信任,真心拥护党的抗日政策,积极参加抗日活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1940年至1941年,路南路北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后,除铁路线附近是伪化区,路北的刘湾、路南的安峰山地区都是革命根据地,为苏鲁交通线的建立,创造了良好的政治基础。

苏鲁交通线现状.JPG

 

地理条件好

安峰山虽不高,但山峰连绵,方圆十几里,沟壑纵横,利于隐蔽。安峰山北到陇海铁路仅30多华里,刘湾南到铁路也只有20多华里,我来往人员在一夜之间完全可以跳过敌人的封锁区。

由于具备以上条件,加上党、政、军、民及各方人士的努力,才使苏鲁交通线能够快速建立并长期存在。

苏鲁交通线的形成

19407月,路南成立抗日民主政权陇南区,周晓江任区长,建立了张兆启、孙干庭、刘风奇三人秘密交通网。孙干庭住安峰山下小新庄,路北刘凤奇将文件送孙干庭处,张兆启来取,然后送出。以后在路南的大稠、周沈庄、赵庄、张谷设立交通站。1941,路北抗日民主政权成立,在彭宅、鲁庄、刘湾建立交通站。至此,就形成了一条纵跨陇海铁路,穿越当时路南东海、路北海陵两县的秘密交通线。路北从彭宅向北经鲁庄,过刘湾,出海陵县到临沭县夏庄,再继续向西北延伸;路南以赵庄为主站点,由张谷经转赵庄,过安峰山下的周沈庄,再经大稠,出东海县,然后,分东、西两条线,东线经沭阳,西线经宿迁,分别进入盐阜和淮海一带。

苏鲁交通线的保护

苏鲁交通线纵跨陇海铁路,必须穿过铁路两边长达三四十华里的伪化区。当时日伪对铁路沿线严加封锁,一路据点成串,碉堡林立,铁路两边还挖有一丈多深的护路沟,除日伪驻守把住关口外,另有各乡、保抽调的“铁路新民队”日夜巡逻。白天,一见有人过路便开枪射击。铁路两边的伪化区内,日、伪、匪相互盘踞,为过路设置了层层障碍。日伪军也知道这一带有条地下交通线,于是,更加千方百计地破坏。因此,路南、路北抗日政权和党组织围绕保卫苏鲁交通线,对土匪和日伪展开了艰苦而激烈的斗争。

护邮护送干部.jpg

防匪扰和反伪化,力保畅通

1941年,路南东海县组织武力,消灭了安峰山以东的土匪,路北海陵县消灭了尹湾子土匪,为交通线扫清一障碍。

彭宅是苏鲁交通线必经的交通站,1942年,外号叫“李大将”的土匪李万里率百余人盘踞在彭宅附近的尤塘和白石岭一带,对交通线安全十分不利。海陵县委敌工委员李光明依靠彭宅地下党组织,向李万里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加强感情联系,促使李万里撤出。

张谷,也是交通线的必经之地,日军多次到这里扫荡,妄图切断交通。1943年,日军在张谷安插据点,东海县委得到情报后,派县委地下工作者周立科率东海县大队攻打据点,将炮楼烧掉,为交通线开了路。

日军为封锁铁路,在铁路两边实行“伪化”政策。大娄村恶霸庄氏三兄弟投靠日军,小娄庄交通站站长王品三在武装交通队的支持下,于1944年秋,设计除掉庄氏三兄弟,保证了交通站的安全。

武交队显威震松山

苏鲁交通线要经过石湖车站东边的一座桥下。1943年秋,日军在桥下建了个碉堡,在石湖村驻有一小队日军和一小队伪军,日军小队长叫松山,白天把关卡,夜晚巡铁路,给苏鲁交通线造成很大困难。东海县陇南区工委书记袁春泌和东海县武装交通队队长孙干庭决定来个敲山震虎。孙干庭带领队员起道钉、掀铁轨、砍电杆、断电线,很快就破坏了铁路和通讯,又在石湖到大娄的铁路线上埋地雷,炸死了3个日本兵。松山被搞得焦头烂额,只好派人与武交队谈判,日方保证天黑之后不出据点,白天巡逻不下路,不危害过路人员安全。我方白天不过路,不再破坏铁路和电话线。

武装压缩封锁区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鲁交通线的存在已是公开的秘密,日伪千方百计破坏交通线。1942年底,日伪极力扩大封锁区,曾2次在路南的城头建据点,在路北的石文港也建据点,给交通线设置障碍,并从白塔穿过石文港到桃林修公路,企图把白桃公路以南到铁路都变成封锁区,让我党交通人员一夜之间难以跨越。东海县委及海陵县委识破其阴谋,针锋相对地开展斗争。

1943130夜,王通吾率第3支队第7团攻打城头,消灭伪军一个中队,拔除了城头据点。

19439月,海陵县教导2旅第4团攻克黄庄据点,重创伪军杨九洲部;1943年底,再克石文港和竹墩2据点,把日伪压缩到铁路沿线,使日伪扩大封锁区破坏交通线的阴谋彻底失败。

热血洒在苏鲁交通线上

海陵和东海两县军民为保护苏鲁交通线,与日伪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许多革命勇士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19428月,中共陇南区秘密交通员吴廷阳不幸被捕,被关押在炮楼内,遭严酷毒打审讯,但始终严守党的秘密,于同年1027被日伪杀害。

钮永珍、王思富是小娄村交通站站长王品三发展的地下交通员。1941年秋,钮永珍和王思富分别担任正、副伪保长,并取得了日伪的信任,他们利用保长的身份,掩护南来北往的抗日干部,探听敌情,传送情报,多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19457月的一天晚上,他们携带传单和标语沿铁路去阿湖车站散发张贴,行至楚团村村西时,遭日军机枪扫射,光荣牺牲。

苏鲁交通线的重大贡献

刘少奇安全通过交通线

1942319,刘少奇从新四军军部阜宁县出发回延安,经苏鲁交通线到达东海县境内的赵庄村,稍事休息,又由东海县陇南区区委书记周朝瓛带路,跨过陇海铁路,于拂晓前到达海陵县的刘湾村.休息一天,4月初到达临沭县朱樊村(今东海县西朱范村)。在此期间,刘少奇先后与山东分局、八路军115师、山东纵队和省战工会的领导人谈话,听取汇报,又深入群众调查访问,召开分局会议和分局扩大会议,朱瑞、罗荣桓、黎玉、陈光等参加,刘少奇对山东的工作作了全面的指示,帮助山东解决了若干重大问题,指明了山东斗争方向,对山东抗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426月,刘少奇从山东专门写信给第三中心县委书记章维仁,表扬苏鲁交通线上的工作做得好,并要求继续加强这一工作,做到苏鲁交通万无一失。

罗荣桓往返苏鲁交通线

19447月,八路军115师政委罗荣桓病情严重,计划去华中医治,由教导24团“夜老虎”连护送,经苏鲁交通线,20多天后到达盐阜区,当得知山东各区正遭到日军残酷扫荡的情况后,毅然决定不再南下,立即返回山东。之后,罗荣桓又顺原路再越陇海铁路,途经海陵县,还接见了海陵县委负责人。

新四军干部通过交通线

新四军干部通过苏鲁交通线南来北往,非常频繁,有时几人,有时几十人,甚至数百人。1943年秋,新四军团以上干部100多人,前往延安学习,由部队护送,从苏北出发,经东海县过陇海铁路,穿过海陵县到达临沭县夏庄,再由115师第6团特务连护送到天宝山,最后顺利抵达延安。

传递情报报刊文件

华中局通过苏鲁交通线将出版刊物《真理》传送到山东、延安;党中央在延安发出的指示和重要文件以及报纸报刊,也通过这条线传到淮海区和淮南等地区。这些文件和指示对华中地区的抗战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后记:

苏鲁交通线建立于烽火硝烟的抗日战争年代,它的建立、运行以及所发挥的重大作用,为我党敌后抗战史所永记。今天,我们重温这段历史,就是要让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缅怀先辈们的功绩,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胜利,承接先辈们的旗帜,为建设我们富强文明的国家而继续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