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郡东海 > 史海钩沉
《海氛传》中主人翁仲兆琚简介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5-27 19:07:41

 

 
仲兆琚(1880-1915),行八,官河乡村人,幼孤贫,乞讨为生。13岁雇为灌云县匪首王某家童工,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拜“王太爷”为师入伙,甚得赏识,未久升为小头目,光绪二十六年离王家,结帮贩私盐,获利颇丰。某日,被盐防营截获,1盐贩被打死,仲八立即拔枪报复,击毙盐防营官兵各1名,投奔羽山匪首仲济端。仲八枪法极好,弹无虚发,英勇剽悍,机警过人,被济端视为左右臂。及至济端辞世,便继而为“总瓢把子”。于是,大开山门收徒,扩充嫡系力量,其得意门人有“钻天鹞子”高桂书、“电光眼”仲延全、“飞毛腿”仲三等数人。仲八谨遵“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祖训”,每次作案,必到百里之外,先派人侦知虚实,看好“水路”,布就“眼线”,突然而至,得手便走,干净利索,总不“失风”。
 
仲八从小听熟了梁山好汉杀富济贫的故事,很是钦仰,入绿林之后从不劫小户。某日,弟子顾修佃带队,“请财神”,抓了几个小户,仲八见状大怒,责打一顿,令其立即护送回家。于是造出口号:“一牛一驴种庄田,酒店油坊欠我钱”。立下规矩:“不许抢劫穷人,不许奸污妇女!违者,察之立斩!”侄儿敲榨涝枝子庄小贩尹某未逞,反被尹某设计勒死,仲八赏小贩10吊钱,安慰说:“不孝子不能给家乡做好事,反而作祟人,死有余辜”。仲八钱财来得易,出手从不吝惜,每逢穷人告帮,毫不犹豫,立时赏给。因此,仲八驻处贫富皆得安居,每有官府来剿,都能事前得到消息。
 
宣统二年(1910)冬,兆琚回老家,恰逢仲赤涧村仲八作案被告,捕快董龙领人捕兆琚入狱,署知县袁世猷严邢拷问,兆琚不动声色,坚不供认。腊月,袁世猷知误捕,令交保释放,练勇备相送,董龙前来赔礼,兆琚爽快地说:“你为公事,非为私仇,虽有小误,也是我命中注定该有此灾,我俩算是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吧。”
 
宣统三年秋,太和市上庄镇张家湖秀才张大憨被杀,赣榆知县曹运鹏不会办案,先拘大沙河镇土地神审问,次去城隍庙焚香求签,错捕末山匪首孙秩坠的五叔。秩坠打算劫狱救叔,找仲八相助,兆琚欣然允诺,遂分头串联。时值武昌革命军兴,清廷摇摇欲坠,经仲八、秩坠鼓动,苘庄湖吴兴山、欢墩埠孟昭远、夹谷山傅星怀、门楼河相公烈、瓦窑沟赵放烈、土城刘明杰、龙王庙王觉瑞、浦南陈永让、王西斗等揭竿而起,联庄树旗,四乡嗷嗷待哺饥民纷纷加入匪伙。
 
民国元年(19122月初,各路绿林齐集夹谷山孔子庙,公推仲兆琚、孟昭远为军政长、典史杨永太为民政长,张榜安民,开仓济贫。
 
知县曹运鹏在城头激战时,化装缒城逃往青口镇,致电民国江北都督府,声称易帜归民国,请求派兵剿匪复城。获准复城自效,令海州知事、前清漕标十三协统领何锋钰指挥。何锋钰率完字营围城,王佐良调防营求助,青口商团兵300为突击队。攻城数日,城中弹药将尽,推曹姨太与杨永太出面议和,何统领准予出城交械,退兵数里。221日,众绿林夜遁,被各乡团练邀杀无数,孙秩坠等毙命。
 
仲兆琚入城后搜集枪械,出城时军纪整肃,荷枪实弹,顺利退回羽山。后招安,任淮北总巡,驻沭阳县烂泥洪(今青伊乡)。民国4年“反水”,在攻打沭阳县某财主庄园时,被弟子顾修佃偷袭毙命。艺人编成鼓词《海氛传》(又名《仲八闹海》)演唱,听者甚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