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郡东海 > 史海钩沉
新县、旧县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5-31 23:02:35

 

 
在前云台山北麓,有一个纵深4公里,横跨10公里,海拔300米的小镇。它是从新浦去港口的必经之地。这个镇就是开发区朝阳镇。这里,青山环绕,绿树依依,集体、民营企业林立,满眼都是红顶白墙的农民新式小楼房。
镇驻地在新县。这新县,曾经是县吗?既称新县,那还有旧县吗?回答是肯定的。从时间上来看,这新县、旧县的历史比古凤凰城(今南城)、古海州城都要早。让我们拨开历史的迷雾,浅说一下这个小镇中的新县、旧县在大约16002000年前的那一段沧桑变迁吧。
小镇中的古城址
新县街(1987年撤乡建镇前为新县村)是一个古老的村落。据“朝阳遗址”出土文物显示,早在74006400年前,我们的先民们便在这里繁衍生息,创造并传播着东夷文明。唐代在中国求学的日本和尚圆仁在归国前曾沿着崎岖的山间古道路过这里,并到兴国禅寺进香。明清时,是闻名的“东海十八村”之一。这里60岁以上的人们都还记得,新县朝东街北,从朝阳会堂门前至煤球厂,再到新县小学后院,隆起一条高高的土岭,两端约成90度角向南延伸。这就是《江南通志》上记载的“城址尚存”的新县城遗址。据《朝阳镇志》、《朝阳旅游文化史丛·新县城》记载,此城东西长约500米,南北长约100米,平均高度3.5米左右,顶宽约为5米,城门就在街中心南北走向的朝阳路上。该城全部用黄土夯成。多少年来,岭南岭北已经形成约定成俗的名字,即将岭南称为城南或城里,将岭北称为城外或城北。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城形犹见,顶部虽被垦为农田,但基本形状未变。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因集体取土才夷为平地。另据一些老人回忆,在城北门东面的城头上,原有两门土炮,炮口向北,直到日本鬼子入境才拆除。从居民区分布上来看,以朝阳会堂至新县小学现址后院为线,线南居住密集,而线北则相对稀少,在“文革”前则是空旷的农田。在此筑城,从选址角度来看是合理的。
“两县”之外还有县
这一“地址尚存”的新县城建于哪朝哪代?是哪一级官府的城?这里有句土话叫“葛藤打根抽”,说新县及新县古城的来龙去脉,必先说旧县,因为它们是一废一建的关系。按旧志书上提供的,古朝阳地盘上的新县、旧县,都与南北朝时宋明帝侨置青翼二州关联较大。
说起宋明帝侨置青翼二州,那还得先说一下新县、旧县以外的古朝阳地盘上的另一个县——赣榆县。它是泰始初(465470年间)宋明帝来郁洲后最先侨立的青州府所在地。《宋书·州郡志》对此有明确记载:“明帝失淮北,侨立青州于赣榆县,属东海郡。”关于这个赣榆县的起源,《东晋疆域志》有介绍:“东海郡,汉置,东晋领县可考者三。”其中赣榆便是其一,它是秦置的旧县。这个赣榆县,并不是今天的赣榆县,正像乔绍傅考汉时赣榆时所说的:“赣榆非今之赣榆,乃郁洲之东海县也。“《元和郡县图治》也说“东海县本汉之赣榆县也。”东汉和两晋时,古朝阳均为其辖地。西晋时,又将赣榆县治所移于艾不城。这个艾不城在哪?张才甫的《云台补遗》有明确交代:“在新县东山6里,石观音顶。”
对于艾不城的来历,《太平寰宇记》记述说:“相传田横避难(郁洲),使(汉将)艾不所筑,晋移赣榆县于此,目前该城还遗有城址。”直到泰始7年(470)东海县正式成立时,“割赣榆县,置郁县(《宋书•州郡志》)”,这个赣榆县治乃至青州府治才结束它的使命。
搭山下的东海旧县
东海旧县作为特指的名词最早出现在《江南通志》上:“相传云台有东海旧县、东海新县。旧县相传已沉入海中,新县即新县村也。”而明人顾乾的《云台山志》则明确地点明这一东海旧县的名称及方位:“搭山,在孝妇祠西北二里东海县治立于此。“而清道光年间的谢元淮的《云台新志》,则明确交代了这一东海旧县乃至东海新县作为县治所的具体年间:“郁洲为南北朝时为郁县、都昌、安流、广饶县志噎噎《通志》所载,新县、旧县当为郁县、都昌治所耳。”以上记述表明,搭山下有一个旧县治所,这个旧县治所和东汉、西晋时的赣榆县一样,都是古东海县的前身。清道光年间的《云台补遗》则为这一“沉入海中”的东海旧县的存在提供了具体的物证:“光绪八年,里人张克敏在虎山前凿海塘,至五尺深,见街道,宽丈宰,皆条石所铺。虎山在搭山东,其为旧县沉没无疑。”在民间,也有《石花县沉新县建》的传说,说这个石花县在黄圩。在搭山附近,今有两个黄圩,一个在西,一个在东北,垂直距离均为4公里。这个传说与史载大体吻合。本世纪初出版的由周文军主编的《云台山资源经济》一书在介绍搭山时就称“据传原为石花县塌陷而成。”那这个旧县当时叫什么县呢?还是请看一下这一段的历史吧。南北朝时期,烽火不断,其时“县无划一之境,纷纭虚置,忽并忽分”。从刘宋泰始2年(466)侨青翼二州于此(《方舆纪要》)到泰始7年(471)东海县名正式出现那几年间,先后建起来的都昌、郁县、安流等县其实都是一个县。其中的都昌县,据《南齐书•州郡志》载,它是沿用了汉代的名字,用了时间不长,又改为郁县,接着又改成安流县。从时间上来看,这搭山下的东海旧县当是都昌县。
旧县沉,新县建
正如《江南通志》所载的,这个旧县后因海涨而“沉入海中”。现代考古发现,连云港海域在40005000年前,海平面总体上是逐年下降的,而到2000年前前后,在这种下降的总趋势中,又有几次回潮式的上升。搭山下的这个东海旧县,正赶上这时的回潮式上升,因而便成了殉葬品。就是现在,站在新港城大道朝阳汽车站东侧北望搭山、虎山前这片开阔地带,就像站在一座高堤上看湖泊,上下高差将近20米。直到清咸丰年间,这一带还是连云港海峡五羊湖西岸。民国年间,当地人曾在这里挖出石碑、船用锚链、旗杆斗等物。1976年,南京博物院曾专程在该镇打沟观察,挖出陶片1000多片。这些,进一步证实了这里曾有一次不短的海浸过程。正是这次海浸,完成了旧县、新县交替过程。
本文开头介绍的那座土城就是旧县之后的古东海县前身的新治所。正如一些史料所介绍的:“新县相传为东海县治所,城址尚存。新县治即新县村地。泰始7年(471),东海县在这里正式成立。然而,好景不长,到这里没几年,这里同样面临海浸危险,不得不抛下土城,另觅新县址。于是,在新县南约20公里的凤凰城另建新城。元徽年间(473476),东海县治正式迁至凤凰城。
现代新县曾五为县一级政府驻地
其后的1500多年间,新县一直是海属地区的一个重镇。其辖地比现在的朝阳镇大得多。如民国初期的新县乡所辖范围为:以新县为起点,东至杨家沟12里,吴庵东岭向华盖山西13里,黄九埝东石人5里;西至猴石嘴10里,张圩12里;南至清风顶海宁寺10里;北至大海10里。“民国和建国初,新县也一度成为县一级政府驻地。具体为:民国35年(1946),为连云市第二区公所驻地;1948年,为新海连特区行政公署云台办事处驻地;19498月,为新海连特区专员公署前云区公所驻地;194910月,为山东省新海连市云台区政府驻地;19531月,为江苏省新海连市云台区政府驻地。古朝阳地盘上的新县、旧县乃至赣榆县,尽管为县时间不长,却是云台山区地区迄今可考的最早的县级政权所在地,又是古东海县的诞生地,它在维护一方稳定,推进社会进步,促进生产力发展等方面功不可没。数千年间,这里更留下了众多的文化遗存。如东夷民族的鸟图腾摩崖石刻;小团山的远古星象图;被南京博物院四次发掘的朝阳遗址;楚汉相争时汉将艾不追齐王田横所筑之城要要要艾不城;汉天凤年间(公元14)琅琊(今赣榆、日照间)农民起义女英雄吕母屯兵之处要要要吕母崮;在港城历史上有着重要影响的宗教建筑--北海观音寺、兴国禅祠、汉东海孝妇祠等等。这些,有待于我们的文史工作者进一步地去发掘、研究,以更好地服务于港城的经济文化建设。
 
 
(摘自《连云港史志》作者:伏广喜)